01-1  1  2  3  4  5-1  6  7  8  
 
【出处】:郭旭东将军转告大家1172:关于胡耀邦忌日官媒却播金日成诞辰禁止悼念胡耀邦,数百访民集体卧轨、武警镇压,海南官民冲突扩大、万人砸佛罗镇政府,对黑恶势力正当防卫被控故意杀人罪,610操纵司法、法轮功习练者由劳教转为判刑10年,抗议强迫反对达赖喇嘛致60藏人被捕,威胁访民若属地上访来一次打一次,赴京上访需要警方做笔录,司法不主持公正并禁访,接访大忽悠、非法拘禁等非法行为不违法等是否涉及国际战争问题
 
问题1:有战友询问:“尊敬的首长,您好!郭旭东将军,您好!这是2012年4月17日新闻《请各界媒体为被劳教的访民呼吁(一)》:

本文摘自贾二俊控告状。

我是河北省保定市唐县贾二俊。2006年7月9日深夜11点30分,我本村家族式黑恶势力头目贾文杰破窗入室暴力强奸我儿媳“贾海燕”未遂,贾文杰用事先预备的匕首连续刺杀我儿媳四刀后逃走。

经本村委会干部把贾海燕送医院抢救,贾世荣、贾建民报案。派出所立即将贾文杰抓捕,公安局却贪赃枉法放了暴力强奸犯,放纵贾文杰父子于次日纠集三十多人手持凶器、私闯民宅实施报复杀人灭口行为。贾文杰当场扬言非得杀死我儿贾海亮。他们将贾海亮打伤还不肯停手。出于求生的本能,贾海亮随手划拉到农用镰刀,无目的砍向打手们,贾天亮被砍中,因失血性休克死了。

见歹徒散了,贾海亮打电话向公安自首,公安人员到场后把我儿子抓走并以故意杀人罪定案、移交检察院提起公诉。唐县公安局故意歪曲本案事实前因,为包庇黑恶势力头目入室强奸罪和隐瞒三十多人聚众私闯民宅杀人灭口的罪恶,至贾文杰暴力强奸在前于不顾,枉法将我儿加重罪刑。

2009年河北省政法委成立联合接访服务中心,我多年前去为儿子伸冤,却无人查办罪犯贾文杰,我儿好端端的家无故被强奸犯贾文杰和唐县公安局合谋害得妻离子散。我控告河北省政法委涉法涉诉不作为、是非颠倒,故意包庇唐县公安局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行为!

记者随访惊闻:贾二俊在北京正常上访,被地方接回恶意拘留15天,在2012年3月15日又将其劳教一年。目前,贾二俊的劳教决定书其家属还没有拿到。

事实如此清楚的案件,‘官员’却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丧尽天良,对为非作歹、欺压百姓的黑恶势力免责,却对深受其害的正当防卫者治以重罪!请尊敬的首长为无助的百姓主持正义!”


问题2: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6日新闻《大连‘610’操控重判,教师刘荣华十年》,内容如下:

刘荣华,原大连水产学校教师,硕士研究生毕业,副教授职称,她的文章曾被刊登在《中国百科全书》上。

辽宁省原大连水产学校副教授刘荣华,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劳教二年。就在其将劳教所期满仅差二天时,在2011年9月,遭大连市“610”直接从劳教所将刘荣华劫持到看守所。今年4月1日,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庭长姜晓红在法庭上匆匆读过判决书,并宣判刘荣华长达十年的重刑。

据媒体通讯员辽宁报导,刘荣华,47岁,原大连水产学校教师,硕士研究生毕业,副教授职称,她的文章曾被刊登在《中国百科全书》上。在教育工作中恪尽职守、一心为他人着想,多次遭中共迫害。

大连市“610”操控法庭重判

报导中说,2009年9月,刘荣华被中共警察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两年。2011年9月在即将期满的前二天,大连市“610”直接从劳教所将刘荣华劫持到看守所关押半年。

2012年1月9日,大连市“610”操控中共法院欲给刘荣华判刑,欲继续长期关押。大连中山区法院对刘荣华进行开庭审判,当天未得出结果,随后休庭。刘荣华的母亲几乎天天到大连中山区法院等结果,负责此事的庭长姜晓红避而不见。

刘母后见到法院的院长辛某、吴某和主任滕某,均说法*轮*功的案子他们谁都做不了主,需要上报有关部门才能决定,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说了不算。桃源街派出所所长李利天更直接让刘母“滚”,并威胁“再来派出所的话,就往死里整刘荣华!”

2012年3月30日,大连中山区法院通知刘荣华的辩护律师于4月1日上午十点到法院等一个宣判。3月31日下午,律师到法院拿通知,却没有找到庭长姜晓红。

4月1日上午九点多,刘荣华的双亲和律师再到中山区法院等待拿判决结果。据称,一到法院,外面停满警车,大厅戒备森严。律师请接待员找一下庭长姜晓红,接待员回答说不在。老人问律师是否开庭宣判,律师也不清楚。

9:30,法警通知律师和刘荣华的母亲上楼找庭长姜晓红,却不让其他家属上楼。在家属极力的争取下,才让刘荣华的父亲和看护老人的一位家属上楼。到了四楼,才知道是开庭宣判。刘荣华的母亲气愤的说:公开开庭宣判,却偷偷摸摸,不通知律师,不告知家属。

随后,法警只允许刘荣华的母亲一人进庭听宣判,声称里面只有一个空位,其余的已经坐满了。老人态度坚决,要求上楼的家人都得进去,争执片刻,他们只得让提前安排的“托儿”站起来,让位给其家人。

开庭期间,庭长姜晓红以最快的速度匆匆读过判决书,对律师在一审辩护中所提出的关于整个侦查起诉程序违法、主要证据相互矛盾、搜查程序违法、证人没有出庭质证、实物没有呈庭质证等问题没有给予回答,还是以二年前搜查的物品为依据,及刘荣华已二次被非法劳教及现在的态度(坚持修炼法*论大法)等等给予一个概述。再次重判十年,将二年劳教抵刑处理。

宣判结束,冤判刘荣华十年,却不给刘荣华家人判决书。面对不公的审判,刘荣华当庭提出要求上诉,刘荣华的家人也坚持上诉。

枉判十年 老母奔走上诉

听到宣判长达十年的重刑,刘荣华和其家人十分震惊,对此冤判,刘荣华不服提出上诉。4月10日为递交上诉书的最后一天。刘荣华的母亲和丈夫至姚家看守所递交上诉书。

4月12日一大早,刘母一瘸一拐来到中山法院,询问姜晓红是否在?上诉书是否收到?前台的工作人员答复不在,并说上诉了就不归他们管了,去中级法院查询。老人拖着僵硬的双腿,来到位于斯大林广场的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询,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老人心急如火的再回到中山法院。因为十天的上诉期如果过了,就无法上诉了。老人再一次要求和姜庭长联系,回答是办公室没人。无奈老人只好找法院姜晓红的领导少儿庭的刘洪斌庭长,前台的工作人员打通电话后,当听说是询问关于刘荣华的上诉书一事,刘庭长马上说他不清楚,他那里没有,就挂断电话。再打电话就不接了。

此时,老人已经欲哭无泪。家中刘荣华的父亲从听到女儿被冤判十年那天起,无精打采,一天需吃四五次降压药。

4月13日,刘母一大早再次到中山法院,这次一名女法警告诉老人,上诉书姜晓红已经收到,周一能到中院,下周去市法院查询就知道了。

郭将军,民众因追求宗教和信仰自由而受到迫害,‘官员’不仅不进行拯救,反而加大镇压力度,通过610操纵司法,直接从劳教所将刘荣华劫持到看守所,并在法庭上宣判刘荣华长达十年的重刑,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3: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6日新闻《抗议当局展开爱国教育,数十名理塘藏人遭捕》,内容如下:

中共工作组人员近日到四川甘孜州理塘县境内展开爱国再教育运动,强迫藏民画押作保证,但遭到抗议示威。60名藏人在这起示威活动中,被军警拘捕。

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消息人士星期天向媒体表示,本月5日左右,一批中共工作组成员抵达甘孜理塘县境内,召集当地民众进行爱国教育,但遭到藏民集体抗议,大批军警随即赶到现场,拘捕了60名示威藏人。

消息人士说:“10天前,三辆装满中共工作组成员的车辆抵达甘孜理塘县曲扎寺所在的夏萨区(音译)境内,展开爱国爱教运动。当时藏民不仅不接受,还向车辆抛石头等进行示威。当局立即派遣大批军警到现场镇压,强行带走了60位藏人。遭捕藏人中,15人被带往理塘县城,45人被拘押在区政府,还被强制劳役。”

消息人士表示,工作组成员强迫藏民反对达*赖喇嘛,并以画押作保证,是引起藏民集体示威的主要原因。

“他们要求藏民一致反对‘达*赖集团’,并强迫他们在当局写好的保证书上画押,这是藏民抗议的主要原因。其次当局还向他们警告说,不准像道孚县和炉霍县的藏民一样进行抗议,否则将会受到严惩,因此为反对‘达*赖集团’和今后不举行抗议活动,必须要画押作保证。”

据透露,被捕的60名藏人到目前都没有被释放,而在当局的恐吓下,数名妇女已在保证书上进行了画押。

消息人士说:“当时藏民不顾当局强迫,高呼决不画押。场面一度陷入混乱时,被随即赶来的数百名军警控制。他们拘捕后到目前都没有获释。中共工作组人员仍继续做被捕藏民家属的思想工作,声称如果不画押,将对他们的家人每人判处3年徒刑,于是部分妇女为了家人不遭罪,不得已才画了押。”

此外,被中国当局任命负责管理当地的部分藏人领导,因怕问责,目前已躲在山上。

“当地藏人队长等五位领导人,包括果芒嘉措、才次、多吉巴桑、乃琼措的儿子(名字不详)和次成嘉措因为这起事件,目前都躲避在山上。当地藏人透露,他们离开时说,藏民反抗强烈,不听规劝,也无法说服,因此不能向当局交待,只能暂时躲避。”

郭将军,藏人因追求宗教文化和信仰自由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官员’不仅不尊重藏民的宗教文化和信仰自由而拯救藏民,反而派工作组,强迫藏民反对达*赖喇嘛,并以画押作保证,结果导致藏民抗议,60名藏人在这起示威活动中,被军警拘捕。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4: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7日新闻《湖北恩施政法委副书记称非法拘禁不违法》,内容如下:

今天上午,湖北访民谭金花致电媒体:湖北恩施政法委副书记称非法拘禁不违法。

谭金花称,4月16日是湖北省恩施州领导接待日,政法委副书记涂有泠说公安非法拘禁不违法,不给我劳教决定书也不违法,劳动教养关在拘留所和看守所不违法。

据悉,在昨天的信访接待日,200余民众向接待人员投诉了自己的冤情,但政法委副书记涂有泠对民众依法投诉的案情,一概不认帐,引起大批投诉者与其争吵。

谭金花说,这个政法委书记不负责,忽悠老百姓,我马上进京上访。

郭将军,‘官员’不仅不解决访民的冤屈问题,反而称公安非法拘禁不违法,不给劳教决定书也不违法,劳动教养关在拘留所和看守所不违法,对民众依法投诉的案情,一概不认帐,言外之意,访民上访就是在‘闹访’、‘缠访’、‘精神病’、‘敲诈’、‘扰乱办公秩序’,就应该治罪,从而进一步给访民施加压力,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5: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7日新闻《山东莱州维权代表于珍遭毒打》,内容如下:

今天凌晨,山东莱州市维权代表于珍致电媒体:莱山官方暴打维权代表。

据悉,4月16日中午,山东省莱州市莱山区维权代表于珍到莱山区初家办事处寻找领导投诉。在抵达办事处办公楼后,于珍按照办事处相关办事程序,到二楼的办公区域向办事处领导询问自己的案件情况。

该办事处的领导发现于珍到办事处投诉后,立刻叫来三名办事处工作人员对于珍进行了十余分钟的殴打,在殴打过程中,工作人员告知于珍:以后不许到办事处上访,如果再来,见一次就要打一次。在对于珍进行殴打后,初家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将于珍强行拖出办公楼,拒绝将其主动送院治疗。

郭将军,百姓进京进省上访被认定是‘非法越级上访’,可是百姓在本地上访则被暴打,并被告知:‘以后不许到办事处上访,如果再来,见一次就要打一次’,‘官员’禁止百姓在任何地方上访,以便百姓乖乖接受他们的奴役,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6: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7日新闻《上海访民周荣芝前往中南海喊冤遭关押(图)》,内容如下:

4月15日下午2点钟左右,常住上海市浦东新区曹路镇星火村74岁的女访民周荣芝,在中南海西门散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告》时,被抓进府右街派出所关押,不给饭吃,己超过一天多。

有关访民周荣芝与儿媳兰月莲的上访问题,本网曾作过多次报道。访民兰月莲愤怒地说,我们倾尽积蓄和借款,在上海星火村买下一家私企,而后调任的村支部书记仗势逼我丈夫吴忠献以很低的价钱买过去,被拒绝后,村支部书记就采取砌墙堵门、断水断电的手段迫使企业停产数年,迫使我逐级上访到中央后,上海公安就对我两次非法拘留,为了生命安全,我身患疾病的婆婆陪我到北京上访,丈夫在家照顾孩子,现在,上海见我们决心大,又以我们花钱买下的企业是星火村的租赁合同纠纷为名,起诉到上海浦东新区法院。

2012年2月1日,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作出枉法判决,4月12日,浦东新区法院又作出(2012)浦执字第3489号强制执行公告,访民周荣芝老人将上海法院作出的强制执行公告散发到中南海,希望高层了解、重视地方政府和司法腐*败的严重问题。

访民兰月莲指出法院枉判的理由是:既然法院以我们的企业与星火村是房屋租赁合同关系,请问法院,我们每年付给星火村的房屋租金是多少?之所以小小村支部书记胆敢违法,侵犯人权,就是仗着今天政府腐*败,公检法的黑暗,才敢欺负我们,让我们有冤无处诉。

郭将军,面对百姓如此显而易见的冤情,‘官员’不仅不支持司法公正、不伸张正义,反而进一步迫害百姓,并禁止百姓伸冤上访,司法已经沦为‘官员’的私人工具,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7: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7日新闻《江西南昌两村民因征地问题上访,遭劫访后被非法关押38天》,内容如下:

江西南昌市郊区的两位村民因为征地问题去年到北京上访,后来被截访回乡后,被关押了38天,他们的征地补偿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据媒体星期一报道,江西南昌市青山湖区昌东工业园区佛塔魏村的访民魏海金和熊建军因为到北京反映当地侵吞土地补偿款问题,被当地政府截回,并且非法拘禁38天,期间遭到酷刑对待。报道说,2008至2010年间,魏海金与熊建军发现自己的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等补偿款项存在被严重克扣、压低补偿价格的情况,在向当地政府投诉无果的情况下,他们时常到北京上访。

2011年6月20日,昌东工业园区管委会书记秦某、政法委书记杨某指使佛塔派出所副所长胡某,以赴京信访需要做笔录为由,将魏海金与熊建军扣留到晚上。当天晚上10点钟后,佛塔村村委会书记熊某指使社会闲杂人员13人,将在派出所的魏、熊俩人带走并多次毒打。记者接通了了佛塔派出所的电话,要求查证这一消息:

记者:“一个叫魏海金,一个叫熊建军,他们的房子被拆迁,给他们的赔偿费特少,他们就要北京去上访,去年六月份的时候被抓到你们派出所。不知你们是否知道这个事情?”
派出所:“我不知道,去年六月我还没来(这里工作)。”

记者:“他们被抓到派出所后,他们反映你们会拷打他们。你们派出所对拘留的人会不会进行拷打?或者用酷刑这种方式?”
派出所:“这怎么可能嘛。”

佛塔派出所的警察李先生说,他们只知道他们派出所不会毒打前来做笔录的访民,即使是那些要到北京去的访民。但是魏海金和熊建军后来被关在什么地方,他们是否遭到毒打,他不清楚。

记者无法接通佛塔魏村的访民魏海金和熊建军的电话,进一步了解情况。但是,最近去北京上访的上海访民许泓钧对记者说,据他了解,外地访民被截访回乡后,被关黑监狱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在上海情况要好得多,尽管他本人多次因房子拆迁问题到北京上访,但从来没有被关进黑监狱:

上海访民:“我们是上海浦东的。我们是为了维权去的。”

记者:“这次到北京上访,后来有没有什么结果?”
上海访民:“现在政府要约我谈话。”

记者:“您现在还在北京呢是吧?”
上海访民:“我们回到上海了。我们房屋在征迁的时候被他们强拆的。拆掉后我们维权,现在政府正在跟我们协调。”


湖北随州的维权人士刘飞跃说,目前很多地方政府把维稳工作放在首位,常常把截访回乡的访民关进黑监狱:

“维权运动或者是访民到北京去上访,官方本来是容许的,官方专门设置了相关的机构来接纳访民。可是现在它又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强调所谓‘维稳’。这‘维稳’完全是一种法外的,它完全可以不要法律,不遵守法律。在很多情况下,它都是由国保、国安或者是政府相关人员他们在执行所谓的‘维稳’。”

刘飞跃说,访民一旦被关进黑监狱,他们的基本人权常常遭到践踏:

“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它既然强调‘维稳’,要维护它的统治,这个对他们来说是他们最大的、最核心的利益。所以为了它这个利益,为了实现它所谓的稳定,它完全可以不顾法律,完全可以超越法律,像把访民关进黑监狱,关在精神病院里面去。刚才你提到的也是一种非法的关押,非法的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这样的事情太普遍了。”

南昌佛塔魏村的村民魏海金在网上表示,他们至今仍在到处上访,寻求各级政府解决他们的征地补偿问题。与此同时,总部设在四川成都的天网人权中心负责人黄琦遭到四川绵阳游仙区公安局长的威胁,扬言要抓捕他,但是黄琦对记者说,到目前为止,他还安然无恙。

郭将军,为了禁止和严打百姓上访,‘官员’以‘赴京信访需要做笔录为由’扣留和威胁访民禁止上访,对本有冤情的访民进一步施加压力,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8: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7日新闻《海南动乱扩大,万人砸佛罗镇政府(20图)》,内容如下:

中国国电集团在海南省乐东县莺歌海镇兴建大型燃煤发电厂,遭到当地村民强烈反对,4月11日和12日两天爆发万人警民冲突,防暴队共投放了1000颗催泪弹,导致60多人受伤。经反复考虑后,国电集团决定把发电厂建在离莺歌海两公里的佛罗镇丰塘村。

日前传出消息,发电厂剪彩仪式将于4月16日在佛罗镇政府大院举行。

16日早上,上万名佛罗镇和邻近乡镇的村民举着“反对煤电,保护环境”的旗帜,包围镇政府大楼,抗议兴建发电厂。数小时后仍没有领导出来会见村民,愤怒群众冲入大楼,砸毁三个楼层的电脑、办公设备、家俱、门窗,又燃放鞭炮,烧毁档案和文件,政府门口的招牌亦被砸烂,政府职工住宿楼也被波及。

晚上,大批防暴警察、武警进驻佛罗镇。若民众继续抗议,大冲突会随时爆发。

佛罗镇位于乐东西南方,莺歌海盐场与其交界,辖有16个村委会,1个居委会,镇域面积142平方公里,总人口三万多人。

郭将军,‘官员’对百姓的正义诉求置若罔闻,不顾百姓死活,执意建燃煤发电厂,用‘实际行动’将百姓的抗争定性为‘无理取闹’,以此对百姓进行施压威胁,从而导致‘官员’和民众的冲突进一步升级,万人砸佛罗镇政府,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9: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7日新闻《数百黑龙江访民卧轨抗议,武警特警出动》,内容如下:

黑龙江数百村民集体到北京上访,于火车站遭四百警员围捕。村民反抗横卧路轨抗议,由现场至北京的列车服务一度停顿。事件中有多人被带走。

双鸭山市集贤县福双路商铺负责人梁女士向媒体指,上周二于火车站集体卧路轨抗议的,是邻近的福盛村数百名被强拆村民,主因是不满土地赔偿。她说:“你是否问福利屯车站旁边发生的事件呢?就是为了占地的事,老百姓觉得不实惠,领导下属都赚到了,村民就是觉得拿到的钱少。”

另一福双路店铺负责人霍女士向媒体指,虽然当日她没有途经火车站,但全县的民众都有广传及讨论这个事件。依她所知,当日在火车站卧轨的村民多达数百人,而警方则载着一车车的警员到现场抓人,有村民被打伤。

霍女士说:应该是警察去了很多很多,都去了好几车,双方都有打起上来,有很多人受伤。主要是赔偿不公平才集体去上访。
记者:听说有数百村民是吗?
霍女士:应该是。其实不光是今次上访,过去都有其他群众上访,只是没有今次闹得那么大而已。

霍女士又指,福盛村被政府征地发生在若干年前,多年来村民土地赔偿得不到完满的解决。今次卧轨抗议事件,当地市民所知甚少,传媒根本没有报道有关消息,他们都是从网上讨论区了解事件。

记者:电视上有说这件事吗?
霍女士:没有都是民众间口传或是网上都有说这件事。有警察在火车站那边维持秩序,照片的都有。

就事件,媒体致电双鸭山市公安局及集贤县福利派出所,但警方表示不接受记者采访。

百度贴吧上有多名网民透露,当日二百名福利镇福盛村村民,准备乘火车到北京告状,投诉村干部非法卖地并私吞款项,村民没有得到合理赔偿无法置房。村民还没检票,手持警棍和盾牌赶到现场的警员就开始抓人,无法上车的村民唯有卧轨抗议。警方以暴力手法抓走村民,多人被打伤,长者亦不能幸免。冲突期间,开往北京的列车被延误个半小时。

网民又指,上月21日福胜村70名村民曾成功上火车准备到北京上访。但当地警方沿途追截,最终把村民强行带下车送回集贤县。

香港《中国人权民运资讯中心》消息指,500名黑龙江集贤县福利镇村民因不满征地补偿,上周二早上在福利屯火车站卧轨,400名武警及特警强行拖走村民,有过百人受伤。中心指,由于村民策动再次到火车站维权,周一仍有警民冲突,气氛紧张,300名武警在火车站戒备。而在微博上,网民上传相关视讯图片均被移除。

郭将军,百姓有冤屈,通过信访举报反腐,‘官员’不但不给予解决,反而动用警察进行镇压,百姓通过卧轨形式进行反抗,‘官员’则进一步动用警察、武警镇压,没有丝毫解决问题的意思,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10: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7日新闻《胡耀邦忌日北京却播金诞辰,港人没有忘记(图)》: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23周年,民众在网上发起纪念活动遭禁止,北京官方无任何悼念,周日央视却直播北朝鲜庆祝金日成诞辰的阅兵活动。香港支联会为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发起长跑活动遭限制采访。

图片:支联会长跑活动

本周日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23周年忌日,许多民众在网络中悼念他,但遭到网管人员的删除,周日一早就有许多网民在微博中发胡耀邦及“六*四事件”的照片,论坛中也有网民回顾他生前说过的话,例如“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等观念是人类精神的一大解放。如果人民不欢迎我们,就该我们下台了。”不少网民认为他的离世对中国的民主文明进步是一大损失。

北京官方限制网络也封锁消息,在官方媒体中没有出现任何关于胡耀邦的报道,几家网络媒体对胡耀邦忌日的消息也没有提及。

官媒的态度引来不少民众的反感,因为周日央视直播金日成诞辰北朝鲜阅兵,却没有播报胡耀邦的忌日任何活动的点滴消息。

胡耀邦在1989年4月15日死于心肌梗塞,他一生所倡导的发扬民主、科学、改革受到不少当时大学生的认同,在他逝世后有民众蜂拥到天安门献花。北京城中出现大大小小的“大字报”许多虽以悼念胡耀邦为主,也有不少人借此表达对当局的不满,胡耀邦的死成为了“八九民运”的导火线,在持续几个月的游行抗议中,学生打出悼念胡耀邦的横幅及画像。这场争取自由民主的请愿行动在6月4日凌晨结束,当局动用了坦克和枪支对广场上抗议的学生进行血腥镇压。

这场由胡耀邦的死触发的政治事件,使当局至今都无法面对,不仅回避及歪曲了事实,并且年年打压相关的悼念活动,使得胡耀邦也成为网络中的“敏感词”。

在中国大陆现实中的纪念难以实现,网络纪念也是困难重重,在香港,一直致力于平反六*四的支联会星期日发起“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的长跑活动,悼念胡耀邦及本月初过世的前科大副校长方励之。

长跑活动于星期日上午8点45分由香港城市大学出发,寓意“八九”之意思,全程共23公里,终点是中联办。长跑开始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带领参与者为胡耀邦、方励之,和在民运牺牲的人士默哀,再向民主女神献花的活动。队伍于中午后到达中联办,参与者在现场向胡耀邦以及方励之鲜花。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告诉媒体记者:今年是六*四二十三周年,在过去几年中都是在六*四之前举行一个长跑活动,每一年加一公里,所以今年是二十三公里长跑,我们每年都在坚持平反六*四,长跑公里数增加所以也就更加艰辛,正好今年4月15日就是胡耀邦去世23周年的日子。

大批传媒记者在中联办门外采访支联会“毋忘六*四”23公里长跑,警方却只准4间电视台在中联办门前的花圃上拍摄,其他传媒则要到较远的采访区。记协主席麦燕庭批评警方做法,她表示如果没有必要警方不应设采访区,而现在警方经常设采访区,再作弹性安排让记者在采访区以外采访,做法绝不可接受。

郭将军,‘官员’通过在胡耀邦忌日却播放金日成诞辰北朝鲜阅兵,香港支联会为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发起长跑活动遭限制采访,在官方媒体中没有出现任何关于胡耀邦的报道等形式,释放禁止为胡耀邦、赵*紫*阳和六*四平反,禁止追求民主自由,禁止百姓维权等信号,进一步对民主维权人士进行恐吓和施压,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针对这些问题,
郭旭东将军转告大家:

“我们应努力学习‘革命正派性’修养

在国际社会,一个国家的军队向另外一个国家发动的国家施压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思维、隐形、超限战争),足可以轻松地使被侵略的国家亡党亡国。自2000年起,他国军队向中国发动的国家施压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主要表现是:

1、将施压殖民地列为杀害中国人的战术武器和战略武器,从而达到妄图消灭中国人口的目的;

2、发动国家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可在红星在前网论坛搜索到),从而使中国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国家,并导致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司法及央企等官员肆意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严重恶化中国的金融危机,达到他国军队妄图消灭中国人口的目的;

3、发动国家颠倒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1),国家镇压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2),国家自由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3),国家禁访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4),国家奴役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5),国家私器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6),国家骗术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7),国家霸权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8),国家黑暗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9),国家恐吓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10),(以上论战内容均可在红星在前网论坛搜索到),等等,结果使中国的买办官僚资产阶级不仅让官员利用百姓认为官员是救星的心理,对百姓袖手旁观、落井下石、鱼肉欺压,而绝不做百姓的救星,而且让官员在百姓遇到困难、处于危难而需要帮助时,进一步对百姓通过各种方式施加压力,而绝不对其进行拯救,从而使中国不仅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国家,且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国家施压殖民地国家,并进一步导致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司法及央企等官员肆意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严重恶化中国的金融危机,达到他国军队妄图消灭中国人口的目的;

4、在国家救星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此论战内容可在红星在前网搜索到)的基础上,进一步怂恿中国说,为了让中国‘飞速崛起’,中央就要让官员完全放开手脚工作,不要让官员有任何约束,而要做到这点,中央就要清楚,‘贪*污腐*败、为非作歹、鱼肉百姓’在中国整个官场已经常规化,官员在和老百姓斗争的过程中,虽然想占上风,但有时候未必就能占上风,如果让官员利用百姓认为官员是救星的心理,对百姓袖手旁观、落井下石、鱼肉欺压,而绝不做百姓的救星也难占上风,那么就要让官员在百姓遇到困难、处于危难而需要帮助时,进一步对百姓通过各种方式施加压力,而绝不对其进行拯救,注意一定要让官员和老百姓斗争到底,绝不可以向老百姓妥协,最终老百姓就会心甘情愿地作被统治阶级,死心塌地地服从阶级秩序,如果官员妥协了,就会前功尽弃,只有官员始终占上风,官员才能真正放开手脚工作,中国才能真正崛起,从而使中国不仅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国家,而且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国家施压殖民地国家,且使中国的买办官僚资产阶级以利用百姓认为官员是救星的心理,对百姓袖手旁观、落井下石、鱼肉欺压,而绝不做百姓的救星,在百姓遇到困难、处于危难而需要帮助时,进一步对百姓通过各种方式施加压力,而绝不对其进行拯救,肆意为非作歹、鱼肉百姓,不管自己是否有错误,都始终占上风为荣为美,同时进一步导致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司法及央企等官员肆意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严重恶化中国的金融危机,达到他国军队妄图消灭中国人口的目的。

作为革命军人,一定要关心民众疾苦,侠肝义胆,做一个正派的人。我们应该学习。”

红星在前网http://hongxingzaiqian.cool5web.org/t10373-topi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红星在前 的頭像
红星在前

红星在前

红星在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ongxin123
  • 老百姓 都这样了,还施压,真不把老百姓但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