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  

【出处】郭旭东将军转告大家1168:关于上万民众抗议镍盐厂污染、当局出动防暴公安及装甲车镇压,百姓被强拆官员打成尿毒症不治身亡,房屋被偷拆难民10年维权未果含冤吐血而逝,艾滋病人上访接受官员帮助后被判敲诈罪,哈达妻新娜又要被罗织罪名重判,户口本被官员篡改、上访遭劳教禁回家,强拆部门发强拆许可证,全国强拆花样翻新不断至今未禁止,官员不顾百姓千万元损失施计强拆事后装好人,海伍德之妻被噤声等是否涉及国际战争问题

问题1:有战友询问:“尊敬的首长,您好!郭旭东将军,您好!这是2012年4月13日新闻《福州鼓楼区居民陈敏华阻强拆被打成尿毒症不治身亡》,内容如下:

2012年4月12日,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华大街道国棉社区,刚过40岁的冤民陈敏华女士含冤走完人生历程,终不治身亡。

知悉冤民陈敏华含冤英年早逝后,今天福州李奎春、林应强、潘春辉、陈依香、罗丽华、林建新等众多冤民自发前往死者住处吊唁,围观,声援抗议。众冤民在声援抗议的同时,默默祈祷陈敏华女士一路好走,安息吧,天堂里不会有强拆!

2010年11月福州市鼓楼区华大国棉社区.基层官员为获取拆迁暴利和政绩升迁,使用各种卑鄙手段、甚至雇佣黑恶势力打手威胁、逼迫被拆迁人搬迁。陈敏华家遭遇野蛮拆迁,陈敏华夫妇与非法闯入家中强拆的拆迁办人员据理力争,阻止暴力强拆,当即惨遭市拆迁工程处主任殴打,致使陈敏华肾严重挫伤,伤痛不止。

由于街道政府官员和行凶者未将受害人陈敏华及时送医救治,加上陈敏华家庭经济贫困,无力医治,导致病情恶化。陈敏华和家人虽然报警,但警方不作为,就是不立案。

直至2012年2月,陈敏华经医院确诊为尿毒症,于是陈敏华家人为了救治她,向亲戚朋友到处举债,住进福建省省立医院重症病房治疗,至今已花医药费约40万元人民币。

近期陈敏华家庭债台高筑,倾家荡产,已无力继续治疗。在万般无奈下,陈敏华家人在众多乡亲自发陪同下,于2012年4月11日前往华大街道找街道官员理论,强烈要求街道官员出于人道救治陈敏华。迫于群众抗议呼声,街道干部到医院后却仅扔下二千元人民币即离去。次日冤民陈敏华终伤重不治,含冤离世。

据悉陈敏华不治身亡后,今天街道官员为了防止事态恶化,已口头答应陈敏华家人将陈敏华在医院救治的约40万元治疗费发票报销。

百姓被强拆‘官员’打伤,警方既不立案,‘官员’也拒绝帮助就医,最终被打伤的被强拆者因经济贫困,无力医治,导致病情恶化而不治身亡,并欠下累累债务!请尊敬的首长为无助的百姓主持正义!”


问题2: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3日新闻《内蒙古:哈达妻新娜案又要判,哈达弟被拒见哥哥》,内容如下:

被蒙古人誉为“民族英雄”的哈达坐满15年大牢就要出狱的2010年12月10日的前几天,哈达的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同时被失踪,新娜在呼和浩特开的“蒙古文书社”(蒙古文书店)被捣毁。后来新娜的家人终于找到了新娜和威勒斯的下落,他俩分别被关在了呼和浩特的内蒙古第一和第三看守所,被进行了刑事拘留。后来在去年中国的秋天威勒斯被释放,他当初是以“私藏毒品罪”而被拘押的。新娜是被定为了“非法经营罪”,去年曾一度说要审判新娜,但是至今也未开庭,连新娜的律师也得不到新娜被开庭前的任何文件。

最近一位北京知情新娜被关押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最近20天前,曾有通知要律师到呼和浩特准备新娜的开庭,但是律师要见新娜的申请被当局拒绝了,律师也和以前一样没有得到任何控方或者法院应该给的文字材料。很快律师被告知开庭尚未定下日期,他只好又空着手离开了呼和浩特。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了最近哈达的弟弟从远离呼和浩特两千多公里的兴安盟农村来到呼和浩特要想探望一下差不多20年未见的哥哥哈达,“当局没有道理,也毫无人性的就不让亲兄弟见上一面。也不许他到包头见见嫂子新娜的家人。”不过,威勒斯在呼和浩特见到了叔叔。

在内蒙古工作的一位法务官员承认说:“谁可以探视哈达我们是有规定的,要有提前的申请程序。”这位人士还说:“新娜太固执,硬到底有啥用。本来去年想放她的,她不认罪还非要和他的丈夫一起放她才签字。现在和干部们关系也不好,最后看她是不是醒悟吧。这俩口子一个比一个顽固,最后又有什么用?”

记者试图给新娜母亲家打电话,但是这几个月来都是有自动女子语音反复说:“这是空号”。也是很担心老人家的情况,是不是搬了家,等等。感到内心怜悯、很痛……

郭将军,百姓基于对‘官员’的信任才相信法律的公正,然而‘官员’竟然肆意栽赃罗织罪名打击和镇压民主异议人士,‘律师要见新娜的申请被当局拒绝了,律师也和以前一样没有得到任何控方或者法院应该给的文字材料’,‘当局没有道理,也毫无人性的就不让亲兄弟见上一面。也不许他到包头见见嫂子新娜的家人’,‘官员’称:‘新娜太固执,硬到底有啥用。本来去年想放她的,她不认罪还非要和他的丈夫一起放她才签字。现在和干部们关系也不好,最后看她是不是醒悟吧。这俩口子一个比一个顽固,最后又有什么用?’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3: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3日新闻《投资遭遇卖地财政,张俊国、徐丽艳千万投资血本无归》,内容如下:

曾几何时,招商引资是地方政府搞活地方经济的一招鲜,但当倒卖土地的利润远远超过海洛因时,当初的招商引资就成为了鸡肋,可以随意撕毁合同扫地出门。黑龙江人张俊国、徐丽艳到江苏省南通市投资木业家私遭遇非法强拆,最后导致血本无归成访民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张俊国、徐丽艳夫妻俩原是黑龙江人,2007年应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政府招商引资的邀请,租用南通八建集团房屋(经同意又自建926平米厂房),注册成立红枫丽莱木业有限公司,从事实木地板和复合地板的生产和销售。在木业公司成立到正常销售,张俊国、徐丽艳夫妻俩投入了几百万的资金。

2010年1月29日,红枫丽莱木业有限公司接到南通市港闸区政府的拆迁通知,同年3月,港闸区政府名下的城镇拆迁公司经核算,提出给予9万余元的搬迁补偿。当然,对于一家企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搬迁补偿价格导致双方根本无法达成协议。2010年12月31日,红枫丽莱木业有限公司地块被人民政府以19.2亿元人民币价格卖给了深圳华强新城市发展有限公司。

土地成交仅仅3天,即2011年1月3日深夜,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就摸到红枫丽莱木业有限公司,采取暴力将公司门卫及员工多人打伤(其中包括在公司内休息的武警张静波),并抢走公司现金40余万,造成经济损失2316万余元。暴力打、砸、抢事件发生后,徐丽艳立即拨打110报警,警察到现场后并没有及时抓捕或制止犯罪嫌疑人,而是将张俊国、徐丽艳夫妻,及木业有限公司员工带到唐闸派出所“做笔录”,然而让犯罪嫌疑人趁机将红枫丽莱木业有限公司夷为平地。

见大功已然告成,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出面了,称厂房被拆属于冤无头债无主的悬案,提出由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给予55万的搬迁费用,后又自动将该“善”款增加到120万。可这120万也只不过是红枫丽莱木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的零头啊。

尽管有打、砸、抢的现场录像,公安机关也已经立案一年多,可血本无归的张俊国、徐丽艳夫妻俩在当今社会制度下,除了进京上访岂有它途?

郭将军,百姓基于对警方的信任才报警,然而警方竟然设法让强拆者巧妙强拆,事后‘人民政府’又出面装老好人‘表同情’和‘主持所谓公道’,让强拆户千万投资血本无归,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4: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3日新闻《朱家晨诉芜湖镜湖区建委,开庭日确定欢迎旁听(图)》,内容如下:

安徽芜湖市镜湖区法院定于2012年5月8日14点45分,在该院11号法庭,公开开庭审理朱家晨诉芜湖镜湖区建委延期拆迁许可案。原告吁请媒体关注,并欢迎拆迁受害人旁听。

芜湖暴力拆迁受害人朱家晨系古稀老人,现住芜湖市镜湖区新都花园37幢2单元102室。他原来居住的房屋于2010年5月7日下午2点半,被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判为强拆。在强拆过程中,法警将朱家晨老夫妇强行带离现场,还将朱家晨的老伴胳膊扭青;导致朱家晨心脏病复发。

他女儿朱小红在现场拍照,竟被法警戴上手铐,带到法院,给予15天司法拘留的处罚。朱家晨还有二个女儿也被拘到法院。

从拆迁开始到房屋被强拆,朱家晨从来没有见到过拆迁许可证。他的女儿朱小红到法院查到了芜湖市镜湖区建设委员会作出的镜房拆延字(2010)拆迁延期公告。于是,朱家晨将芜湖市镜湖区建设委员会告上法庭。

朱家晨认为,建设部2004年9月3日发布建法[2004]154号文件第四条明确指出:“一些地方将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发证权力授予了区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违反了《条例》关于拆迁许可证的发放主体、责任主体只能是市、县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部门的规定”。由此可见,芜湖市镜湖区建设委员会作为“区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部门”无权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更无权作出拆迁延期的决定,故应当确认芜湖市镜湖区建设委员会作出镜房拆延字(2010)拆迁延期公告违法。

郭将军,百姓信任‘官员’的公正审批,然而竟然由强拆部门发强拆许可证,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5: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3日新闻《政府设局骗签协议 广西南宁一民宅被强拆(图)》,内容如下:

今天(4月12日)上午,广西南宁市良庆区那黄村4队韦耀荣的住宅被强行拆除。而此前当地政府部门曾与之签署补偿协议,但一直拒不付款。维权人士称,“这是政府惯用的伎俩,是典型的骗局”。

上午7点刚过,强拆人员破门而入,将韦耀荣、玉月莲夫妇强行抬出住宅,随后他们的房屋被拆除。韦家人告诉本网信息员,当时来了100多人,由良庆区政府人员、警察及数十名社会闲散人员组成。

据介绍,韦耀荣已经79岁高龄,而玉月莲是78岁,看着自己唯一的房屋遭到政府强行拆除,两位老人经受不了打击,先后在现场晕倒,后被紧急送往当地的玉洞医院救治。

韦耀荣的儿子韦壬松要求拆迁人员出具相关手续,良庆区法制办主任苏志成、良庆镇镇长彭立等人宣称,他们在执行良庆区党委和政府的命令。(后附良庆区党委书记、政府区长及相关官员的电话)

韦家人说,因为一直没有拿到补偿款,他们并没有打算搬离,而政府的拆迁太突然,一些财物没能及时转移,被掩埋在废墟里,损失上万元。另外,韦家人的照相机被警察抢夺,所拍的现场照片全部被删除。警察威胁韦家人,若再拍照就抓人。

据了解,韦耀荣的房屋为2005年建造,建筑面积605平方米。今年2月28日,良庆区征地拆迁办曾与韦签署补偿协议,补偿金额为100万元,此后,良庆区征地拆迁办一直以房屋手续不全为由拒不付款。

由于没有拿到补偿协议书,所以韦家人担心政府不承认签过补偿协议。韦家人说,看来当时政府与他们签署补偿协议,只是为了稳住他们,让他们配合政府的拆迁,并没有真的想过要补偿。

当地一名周姓维权人士对韦家人能拿到补偿款并不乐观。他表示,签署了协议,被拆迁人却没有拿到协议书,之后又以各种理由拖着不付款,在被拆迁人配合拆除后,就认定房屋是违法建筑,政府是合法拆除,“南宁市各级政府在征地拆迁中常常使用这种伎俩,是典型的骗局”。

郭将军,被拆迁人签署了协议,却没有拿到协议书,之后又以各种理由被‘官员’拖着不付款,在被拆迁人配合拆除后,就被‘官员’认定房屋是违法建筑,政府是合法拆除……全国‘官员’强拆花样翻新不断,至今也未禁止,他们继续欺压百姓,为非作歹,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6: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3日新闻《安徽访民魏寒忠劳教未满获自由后被禁进入阜阳(图)》,内容如下:

安徽省界首市访民魏寒忠被劳教后经媒体报道,界首市政府将其从拘留所放出但未解除劳教决定,提起行政复议后被当地警方逐出居住地,警察威胁其不得踏进阜阳市一步,目前魏寒忠孤身在浙江女儿家居住,不敢回到阜阳。

据魏寒忠向媒体信息员陈述,他被拘留是去年11月13日,被决定劳教后,2011年12月6日当地警方到界首市拘留所要带他到太和去治病,他当时说北京警方给他查过身体,没有病,不愿去;其后,警方还是将其带到太和县公安医院检查身体,说他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在拘留所强制他每天服大量的药,不喝就打并强制灌药。

2月5日上午9时许,界首市公安局到拘留所将魏寒忠放出,要魏寒忠儿子将魏寒忠带回家。

2月8日魏寒忠到阜阳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2月9日阜阳市法制办接待,2月11日魏寒忠送相关证据;3月7日魏寒忠要办身份证,其所在的界首市西城街道办事处及中原社居委出了证明,以证明公安机关将其出生日期及住宅门牌号码弄错,以便公安机关更正时被弄到派出所。当日下午,在派出所警察要求魏寒忠必须离开阜阳到浙江女儿家去,否则就将魏寒忠送进拘留所。当天下午,两位警察驾车将魏寒忠及其子送到阜阳市火车站上开往浙江宁波的列车,魏寒忠的儿子对警方承诺负责将父亲送到浙江姐姐家。

魏寒忠于4月10日到安徽省政府上访,其不敢到省政府信访局上访,因为阜阳地区的截访人员在那里,而且都认识他;他只好到安徽省政府法制办上访。安徽省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接访,并看了魏寒忠的书面材料,认为依据现行的条例,魏寒忠不应被决定劳教;阜阳市政府自2月11日正式受理魏寒忠的行政复议,如今已经两个月,但并未作出复议决定。

魏寒忠对媒体信息员称,他一家数口人,除女儿于2006年在宁波结婚,在界首尚有妻子刘雪英、儿子儿媳及孙子,其有家不能回;而他上访的原因之一就有界首公安机关的原因,他拿出户口本给媒体信息员看,在户主一页注有四口人,而户口本上仅有两人,更让人觉得惊异的是,除魏寒忠外,另一人是与魏寒忠既无血缘关系,更从不知晓,亦从未见过的出生于1983年6月5日的刘恩妹,户口本上注有“2001年5月29日补入遗漏”,登记日期是2003年11月26日,在与户主关系一栏仅注有“女”;魏寒忠叹息,自家人不在自己为户主的户口本上,公安机关竟硬给他户口本上塞进了一位“刘恩妹”,他不明白公安机关如此作为,其依据何在?

郭将军,户口本被‘官员’莫名其妙篡改,凭空多了个从未见过的出生于1983年6月5日的刘恩妹,而自家人却不在自己为户主的户口本上,百姓为此才去上访,结果被劳教,而且被‘官员’威胁不得回家,这样的‘官员’又怎会让百姓信任,又怎能得到百姓的信任?百姓如此卑贱,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7: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3日新闻《曹晓东:让赵凤霞成为最后一个赵凤霞——赵凤霞案中几个令人震惊的细节》,内容如下:

媒体收到年轻的艾滋病志愿者曹晓东就河南宁陵县艾滋病感染者赵凤霞因上访被判刑的事件所做的深入的调查报告,披露了赵凤霞案的诸多关键细节。刊登此文,并呼吁社会各界更多地关注艾滋病感染者的悲惨境况。下附赵凤霞案情况简介。

附:赵凤霞案简介

赵凤霞是农历1998年10月初9到河南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生孩子,生产大出血后输血而感染上艾滋病。她在2006年3月检查中发现自己感染上的艾滋病,由于赵凤霞的丈夫孙振东被传染了艾滋病,于2006年7月悲惨去世。为了获取证据,赵凤霞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多次到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要求复印当初的病历,但都遭到的阻扰。到宁陵县和商丘市甚至河南省的医疗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反映,不仅没有任何效果,还要遭到刁难。为此,赵凤霞只好进京上访,以维护自己的生命健康权利。

赵凤霞在京信访过程中,曾经多次遭到地方当局的劫访。2009年8月,当赵凤霞等人被宁陵县华堡乡党委书记徐文华带领的一干劫访人马从北京劫回当地后,竟然意外地得到通知,可以领取每人9000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就在领取困难补助后不久,在2009年8月5日两人竟然被宁陵县公安以敲诈勒索刑事拘留;2009年10月8日,宁陵县法院作出(2009)宁刑初字第151号刑事判决,认定赵凤霞等人领取困难补助行为构成敲诈勒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赵凤霞等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商丘市中级法院,2009年12月11日,商丘市中级法院在书面审理(不开庭)后,作出(2009)商刑终字第198号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

而宁陵县公安局2012年2月26日提出赵凤霞2012年1月和2月先后两次到北京越级上访,严重违反缓刑执行期间的监督管理规定,建议撤销缓刑。宁陵县法院裁定:撤销2009宁刑初字第151号刑事判决书对赵凤霞宣告缓刑的执行部分,收监执行原判有期徒刑2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开始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抵刑期一日。自2012年2月28日至2013年12月17日止)”


曹晓东:让赵凤霞成为最后一个赵凤霞——赵凤霞案中几个令人震惊的细节


1.春节后去北京不是上访,只是拿看病结果。

2012年春节后去北京,是这次判决赵凤霞停止缓刑而收监入狱的借口之一。但令人震惊的是,宋占英、曹兰英、赵凤霞三人带孩子到北京只是为了拿看病结果而已。4月2日,我们到达宁陵的第二天,下午,宋占英来到我们的住处,讲出了这一惊人的内幕。

关于去北京的目的,当地政府习惯性的思维是:上访去了!然而,宋大姐说,这次去北京哪也没去,只是去医院拿结果。乡里人来了以后,我问他们我到天安门了吗?去信访局了吗?还是别的什么地方登记了,通知你来?不就是去拿个结果吗!

关于在北京为什么不回来。“去了四五天,本来应该是腊月29拿结果的,一个月后再去,就麻烦了。头一天去是周日,大夫没上班;第二天去,截止到四点下班,拿不出来;第三天去,说时间长了,扒拉不出来,就这样又几天。”

关于政府知不知情。“在北京时,乡里(政府)打电话,我说是来北京拿结果的,但是书记说,要来接我们,我说来接干啥?砰,电话就挂了,第二天天明就来了。回来就半夜了,防暴车在外面,我知道情况不好,直接拉到乔九庄(音)拘留所了。”

关于在看守所得到赔偿金的谣言。这次给了5000吗?宋大姐说:没有,我去找书记,说总不能白蹲啊,他说那还给你心理补助费?当初给两袋子面,就逢人就说,这要是给了5000,还不天天说去?

上访是公民的权利吗?本应是政府主动赔偿,主动负责,相关责任人主动受惩罚的,法院不受理输血感染案,却逼得公民不得不上访,上访了又限制他们不能越级,这样就把冤案和受害者牢牢的控制在基层,而无法向更高层反映。一个民主政府,或者民生政府,或者说一个自称代表人民利益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不去听从民意民怨,而让他们上访,又限制他们只能逐级表达意愿,民权何在?法院存在是为限制行政霸权,为民立命伸冤,若其不受理上述案件,要它何用?它究竟是“人民法院”还是“政府开的法院”?

2.春节前一万元的压岁钱不是他们主动要的。

这次是郭德强、赵凤霞、宋占英三人去的。

我们先听宁陵县官方的说法。我们所见到的宁陵政府官员说,“她们去到后在宾馆里住着,怎么劝都不回来。华堡乡里的乡长、书记都去了,劝不回来。县艾防办的去,我去,钱是我给的,一家一万,给的时候说是给小孩的压岁钱,但可能是压岁钱吗?我最初说一家给3000,后来谈到5000、6000、8000,最后一万,没有一万,不走。这个钱,大人不接,让小孩接,恐怕是陷害,我说,不会有事,腊月27连夜送了回来。”

一万元是主动要的吗?宋大姐说,没有,乡长乡书记都说给小孩的压岁钱,不用开收据了。我们不要。哪有个人敲诈单位(的可能)呢?在郭德强和曹兰英夫妇那里,我们听到同样的讲述,“华堡乡里去,他们说不许在北京过年,回家过年,我们没说过要钱的问题。”

政府以为病人就是要挟他们的刁民,只知道要钱,却从不想到这是他们的赔偿责任,他们犯下了血祸的滔天罪恶,却生怕病人要一点补助。但宋占英大姐告诉我们,并非想要钱,他们的诉求是立案给个说法,并给予赔偿。政府是真的占据权力,刁蛮无理。

3.宋占英查出艾滋病前,乡政府就已经知道,却不告诉她。

为了给孩子看病,宋占英夫妇03年后就外出打工,收入远远不够支出,于是在做生意,依然负债累累,跑了石家庄各大小医院,都没查出孩子得了什么病。当地04、05年爆发了艾滋,而05年或06年时,乡政府去家里调查过一次,哪都没去,直接找到宋家,问婆婆是否宋输过血。宋大姐96年输血感染,是09年6月才查出的,如果那时候就知道,孩子也不会这样,丈夫也不会去世这么早,家里不会是现在这样。(孩子失明,丈夫查出后几个月就过世了)

政府为怕担责任,刻意隐瞒了知道他们可能被感染的事实,使得病人病情恶化乃至死亡,这样以来,他们的罪恶和责任就更重大和不可饶恕,他们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反过来构陷病人入狱。

4.宁陵的各医院故意隐藏了输血者的病历。

宋占英96年在宁陵县中医院输血一次,次日在宁陵县人民医院输血一次。09年查出后,不敢到定点医院中医院去看病,因为怕他们知道后,不给病历。在两个医院暗中扒拉了病历四、五天,从96年到94、93年,到09年,什么样的病历都有,就是没有输血的病历。原来是,04/05年艾滋病爆发后,都去医院找病历,他们知道后就藏起来了。

毫无疑问,医院本应是患者维权的证据来源地和保护所,在专制体制下,却成为助纣为虐的逃避责任工具,这样以来,政府责任和医院的责任无法追究,利益集团的铁饭碗利益保住了,纵使立案,证据也没了。这样以来,艾滋病人无法合法维权,被迫上访了,不得不独自承担医药费和生活费了,不得不面对亲人惨死而无法得到帮助和补偿的苦境了。

5.县政府不让进,无法反映诉求。

去县政府多少回,连门都不让进,离大门还有十米,就关上了,要么就拽着不让进。找朱县长将近两个月,都没见到,后来打电话给他,说约个时间行吗。有次碰上了,他说过了明天行吗,我说行。哪知道那天是十月一日,你说我俩敢出门不?再说他们也不上班啊。

政府是机关重地,阻拦重重,公民不得入内。这就是可恨的政府逻辑:你们别找事,没关你们就是恩赐了,还来找?

6.幼小的孩子在学校和乡下受歧视,不得不到城里租房住。

官员和当地一些不明情况的县城病友,对他们在城里租房表示不满,说他们要求太高,不知到满足,欲望太多这样的词都用上了。他们的逻辑是:好好住在农村,能活着就不错了!

而曹兰英大姐和宋占英大姐告诉我们,孩子在学校受歧视太深,老师直接说,别上了,问为啥,他说你自己知道,要是别的学生知道了咋办,可是亲爱的敬爱的老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和辛勤的园丁啊,你不说,谁会知道?宋大姐以前房子旁种的菜不知道就被人摘完了,现在菜都老了,送都送不出去,而且乡下的房子漏。

社会歧视一个重要原因是制度歧视,政府责任的信息不公开,而病人身份却被公开,使得人们普遍认为感染者是道德和作风问题。这种压力体现在病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时时刻刻,恐惧的眼神、闲言碎语,已经吃饭、交往上时故意躲开,令人无法承受,大人可以忍,但是孩子何其无辜,他们生来染恙、不由自己,又岂能承受蛇蝎一样的白眼和长舌?

7.补偿是在09年后,之前看病却已经负债累累。

政府的补偿政策,在每年进步和增加着,我们对此很赞赏,但是政府真的没钱吗?财政压力很大吗?三公消费为啥就可以毫不犹豫大把大把的花呢?没有新农合时,病人此前欠下的重债怎么办?他们的生活还要这样日复一日的愁苦下去吗?他们好好的人生,被血祸的政策搞的生不如死,政府就可以不管不问吗?期待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特别考虑和解决他们过去看病欠下的债务偿还问题。

敲诈勒索政府罪,一个荒唐透顶的罪,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罪,一个突破人类想象的奇怪的中国特色罪,它是政府对每个人的敲诈勒索,对每个人的犯罪。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是何种身份,你都有可能被政府侵犯,进而合法要求赔偿时,被判敲诈勒索政府罪。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赵凤霞,你上访,你维权,就要入狱、带罪。你不维权,就无法生存,你要维权,就无法在监狱外生存。

敲诈勒索政府罪,不是一个法律上的罪名,而是一个事实存在的,陷害了一个有一个维权者的罪。在司法上废除此罪,就是逼退政府寻租之黑手,就是保障个人之自由。

什么时候,政府不再因公民上访而构陷罗织罪名
什么时候,公民不必再上访而是吩咐官员
什么时候,我们不必再为维权担惊受怕
什么时候,人民习惯于权利而非乞求
我想,就可以说一声:天亮了。

郭将军,‘上访是公民的权利吗?本应是政府主动赔偿,主动负责,相关责任人主动受惩罚的,法院不受理输血感染案,却逼得公民不得不上访,上访了又限制他们不能越级,这样就把冤案和受害者牢牢的控制在基层,而无法向更高层反映。一个民主政府,或者民生政府,或者说一个自称代表人民利益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不去听从民意民怨,而让他们上访,又限制他们只能逐级表达意愿,民权何在?法院存在是为限制行政霸权,为民立命伸冤,若其不受理上述案件,要它何用?它究竟是‘人民法院’还是‘政府开的法院’?’‘政府以为病人就是要挟他们的刁民,只知道要钱,却从不想到这是他们的赔偿责任,他们犯下了血祸的滔天罪恶,却生怕病人要一点补助。但宋占英大姐告诉我们,并非想要钱,他们的诉求是立案给个说法,并给予赔偿。政府是真的占据权力,刁蛮无理。’不仅如此,‘官员’还反咬一口,倒打一耙,将本来应该为其负责的艾滋病访民以莫须有的‘敲诈勒索罪’构陷入狱,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8: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3日新闻《拆迁受害者张逎坤带着10年维权未果的遗憾离世》,内容如下:

2012年4月9日,上海市静安区房屋被偷拆,难民张迺坤老人带着满腹的冤屈吐血而逝,他的晩年经历了上海拆迁最疯狂的时代,直到临终都未能看到法律的正义。

张逎坤老人原居住在静安区大沽路506弄58号,属于静安区威海路39号地块。2003年2月20日上午,老人到静安区房地局申请房屋安置裁决被受理,不料房屋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因家中无人被非法偷拆,家中财产被洗劫一空。

为了讨回公道,老人走上了漫漫十年的维权道路,申请法院依法保全证据,法院拖而不决,直至房屋彻底拆除,证据被毀灭,其间经历了房屋土地规划、房屋评估等一系列围绕房屋拆迁无数的民事、行政复议和诉讼,甚至刑事控吿。

老人遭遇了静安区人民法院长达2400天司法不作为不出民事裁定,拒绝其民事诉讼这位老人的经历就是上海拆迁最疯狂的时代,法律的正义何时能告慰这九泉之下的老人?

郭将军,上海市静安区房屋被偷拆难民张迺坤老人带着满腹的冤屈吐血而逝,他的晩年经历了上海拆迁最疯狂的时代,直到临终都未能看到法律的正义,‘官员’如此没有人性,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9: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4日新闻《河水变黑村民中毒官饮纯净水,辽台安万民反污染砸镇政府(组图)》,内容如下:

辽宁鞍山市台安县高力房镇的上万民众上周六(7日)至今,连续示威及怒砸镇政府,抗议当局以“招商引资”为名,建起的镍盐厂造成严重污染。当局出动防暴公安及装甲车镇压,多人被抓。当地村民周五告诉媒体,污染导致当地的水是黑色的,而官员只敢用纯净水。抗议行动还在持续。

图片:高力房镇的上万民众上周六至今,连续示威及怒砸镇政府

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日趋严重,官员的不作为更引起民众的不满和强烈反抗。据媒体消息,4月6日,鞍山市台安县高力房镇,上千红星村村民拦车堵路及包围镇政府大楼,抗议镇政府招商引资建镍盐厂,污染环境和损害民众健康。村民群情汹涌,政府人员跑到楼上不敢下来,村民冲入办公室,砸毁玻璃窗和设施。当局出动数百名特警和装甲车镇压,多人被打伤,数人被捕。村民说,政府贪*污受贿、官*商*勾*结,不理村民反对,在红星村建镍厂,置老百姓的健康安危于不顾,甚至危及子孙后代。

距离该镇八公里的一位女村民星期五接受记者查询时,证实有村民抗议政府。
记者:想问一下上个星期,红星村村民是不是到乡政府那边抗议建一个有污染物的工厂?
回答:是,有这件事。镇政府好多人,警察也好多人。镇政府里边,好多人被圈着(关押)呢!
记者:那个厂排放的东西,是不是有毒?
回答:是。
记者:村民答应吗?
回答:是不答应,有毒。
记者:村民把镇政府大楼给包围起来了?
回答:是。
记者:是不是来了好多防暴警察?
回答:是。
记者:你们是不是对建有污染的工厂都反对?
回答:那当然了。人要活着就要活得正常,活得安全么。

图片:当局出动装甲车

村民上传的照片显示,数以千计的人群聚集在镇政府前,政府办公室用品被砸烂,公安装甲车在镇上巡逻。

该镇一位居民高先生对记者说,抗议者有上万人,周五还在持续。
记者:记者想问一下,有没有上千人?
回答:上千?老鼻子了。有万人,光警车就三十多台。镇压老百姓,拿棍子捅,老百姓就呼喊,好像是抓了学生的头,给拘留了。红星村就抓走了两个人,还有高乐房的。
记者:村民把村政府给砸了是这样吗?
回答:是,白天就堵(村政府),晚上就走了。都三四天了。
记者:今天还有吗?
回答:还有。

记者多次致电镇政府办公室,但无人接听,于是致电高力房派出所询问,对方称不便回答。
记者:当地村民是不是一直在抗议建化工厂,工厂有污染?
回答:你是什么地方人?
记者: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香港打来的。
回答:这个事情不便给你回复,有什么事你和我们上级联系,好不好。
记者:听说现在还在继续?
回答:对不起,不能回复你。

据介绍,镍的毒性很强,由呼吸道进入体内,会伤害肺脏,引起肺水肿、急性肺炎,并诱发呼吸系统癌。每天摄入可溶性镍250mg会引起中毒。有资料显示:每天喝含镍高的水会增加癌症发病率。镍亦严重污染水源、土壤及环境。

当地村民对记者说,当地水和农作物已受到严重污染,当官的家里做饭只敢用矿泉水:“他们吃饭只敢用矿泉水做饭,老百姓的水漆黑谁敢吃。庄稼都有毒,污染毒性太大,特大。听说人吃了都有死亡。你说你是记者,我也不敢跟你多说呀”。

有网民在天涯社区引述爆料者说,当地百姓举报后,也没有影响这家污染企业的生产,据说该厂每开工一晚,给镇政府五万元,也不排除这家企业和当地政府主要领导有经济利益,并指鞍山市政府职能部门和主要领导失职。当地村民说,台安县的书记、县长已不在受致癌物侵害的台安县居住,都住在鞍山市内。

该村民透露,当地许多人出现中毒症状:“听说人家(老板)根子深,给的钱多。那乡政府,听说县里和省里都有人”。
记者:这是外地人还是本地人?
回答:外地人,听说是鞍山市海城过来的。反正也不敢和你细说。
村民:(化工厂)建上了,投产了,老百姓不让。大伙不让建了。
记者:有没有老百姓得病的?
回答:听说还有,村的赤脚医生也看不了那种病。(村民)都感冒,突然发烧,咳嗽。

事发一周来,当地媒体没有报道,至于官方如何应对村民的诉求,各界关注。

郭将军,由于‘官员’‘当官不为民做主’,导致高力房镇的上万民众上周六(7日)至今,连续示威及怒砸镇政府,抗议当局以’招商引资’为名,建起的镍盐厂造成严重污染。然而,‘官员’继续奉行‘当官不为民做主’的原则,出动防暴公安及装甲车镇压,多人被抓。污染导致当地的水是黑色的,而‘官员’只敢用纯净水。抗议行动还在持续。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问题10:
有战友询问:“郭将军,您好!2012年4月14日新闻《尼尔•伍德之妻被要求噤声》:

英国商人尼尔•伍德(海伍德)的中国籍妻子王露露据报已被中国警方噤声。

据路透社援引没有透露姓名的知情者的话说,王露露最近被警方询问,并被要求不要接受外媒的采访。

该报道还援引另一位王露露的友人的话说,在得知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涉嫌杀害伍德之后,王露露表示很难相信。他们两家很近,谷开来还是伍德两个孩子的教母。

王露露和两个孩子现在居住在北京郊外一个豪华别墅区。

郭将军,‘中共中央’为了避免编造的谎言出现‘失误’,使得尼尔•伍德的中国籍妻子王露露被警方噤声,并被要求不得接受外媒采访,对此,请问您如何看待?”

针对这些问题,
郭旭东将军转告大家:

“我们应努力学习
‘革命正派性’修养

在国际社会,一个国家的军队向另外一个国家发动的国家信任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思维、隐形、超限战争),足可以轻松地使被侵略的国家亡党亡国。自2000年起,他国军队向中国发动的国家信任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主要表现是:

1、将信任殖民地列为杀害中国人的战术武器和战略武器,从而达到妄图消灭中国人口的目的;

2、发动国家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可在红星在前网论坛搜索到),从而使中国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国家,并导致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司法及央企等官员肆意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严重恶化中国的金融危机,达到他国军队妄图消灭中国人口的目的;

3、发动国家官匪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1),国家栽赃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2),国家骗术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3),国家审批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4),国家霸权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5),国家卑贱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6),国家邪行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7),国家人性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8),国家做主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9),国家谎言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如问题10),(以上论战内容均可在红星在前网论坛搜索到),等等,结果使中国的买办官僚资产阶级不仅让官员利用百姓对中央和地方官员人格的信任,欺骗百姓,为非作歹,而且让官员利用百姓对官员在主持公平、正义和为民做主等方方面面上的信任而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从而使中国不仅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国家,且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国家信任殖民地国家,并进一步导致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司法及央企等官员肆意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严重恶化中国的金融危机,达到他国军队妄图消灭中国人口的目的;

4、在国家人格殖民地武器侵略战争(此论战内容可在红星在前网搜索到)的基础上,进一步怂恿中国说,为了让中国‘飞速崛起’,中央就要让官员完全放开手脚工作,不要让官员有任何约束,而要做到这点,中央就要清楚,‘贪*污腐*败、为非作歹、鱼肉百姓’在中国整个官场已经常规化,官员在和老百姓斗争的过程中,虽然想占上风,但有时候未必就能占上风,如果让官员利用百姓对中央和地方官员人格的信任,欺骗百姓,为非作歹也难占上风,那么就要让官员利用百姓对官员在主持公平、正义和为民做主等方方面面上的信任而欺压百姓、无恶不作,注意一定要让官员和老百姓斗争到底,绝不可以向老百姓妥协,最终老百姓就会心甘情愿地作被统治阶级,死心塌地地服从阶级秩序,如果官员妥协了,就会前功尽弃,只有官员始终占上风,官员才能真正放开手脚工作,中国才能真正崛起,从而使中国不仅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国家,而且彻底沦为帝国主义的国家信任殖民地国家,且使中国的买办官僚资产阶级以利用百姓对中央和地方官员人格的信任,欺骗百姓,为非作歹,利用百姓对官员在主持公平、正义和为民做主等方方面面上的信任而欺压百姓、无恶不作,肆意为非作歹、鱼肉百姓,不管自己是否有错误,都始终占上风为荣为美,同时进一步导致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司法及央企等官员肆意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严重恶化中国的金融危机,达到他国军队妄图消灭中国人口的目的。

作为革命军人,一定要关心民众疾苦,侠肝义胆,做一个正派的人。我们应该学习。”

红星在前网http://hongxingzaiqian.cool5web.org/t10349-topi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红星在前 的頭像
红星在前

红星在前

红星在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